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咨询热线:18604027721
    沈阳交通事故律师

    茕居白叟死于一交通肇事案

    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伤残鉴定

    茕居白叟死于一交通肇事案

    * 来源 : * 作者 :

          导读:今年3月13日,蓬莱市一位茕居白叟在家中意外死亡。

       是自杀,仍是他杀?民警通过细致侦查,从几粒细小的沙粒进手解开了谜团。

         茕居白叟死于家中,身上沙粒成为疑点  3月13日清晨,蓬莱市小门家镇大...

      导读:今年3月13日,蓬莱市一位茕居白叟在家中意外死亡。

       是自杀,仍是他杀?民警通过细致侦查,从几粒细小的沙粒进手解开了谜团。

         茕居白叟死于家中,身上沙粒成为疑点  3月13日清晨,蓬莱市小门家镇大迟家村的大强(化名)来到隔壁刘老汉家,鸣了两声没有人允许,就推开房门,却发现刘老汉满身是血倒在地上。

         7时20分,蓬莱市公安局小门家派出所接到报警,王所长立刻安排民警前去现场,随后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斌带领侦查,技术职员赶赴现场。

         死者刘老汉,73岁,往年迈伴因病往逝,他一个人住在村西头的家中,身体一直很硬朗。

         民警发现,刘老汉的家中物品没有被翻动,抽屉中放着2000余元现金和一本存有5万元的存折,且死者为人忠厚诚实,在村里人缘一直不错。

       假如这是一宗凶杀案,那么财杀和仇杀的可能性都被排除了。

         这时,现场一样微不足道的东西引起了民警们的留意。

         死者头部有两处伤,双肩及后腰部有多处擦伤,法医推断死亡时间是在晚饭后4小时,死亡原因是外力致­脑损伤,现场的炕上及地上有大量呕吐物。

       同时,技术职员在死者的伤口,衣物及枕头上发现了些许细小的沙粒及煤渣。

       刘老汉家的院子里并没有沙堆和煤堆,那它们从何而来?  一宗离奇“凶杀”案,竟是交通肇事案  据邻居反映,刘老汉有每晚到车流密集的牟黄路散步的习惯。

       “会不会是在傍晚散步时发生了意外呢?”刑警大队长曲岩提出了这一斗胆勇敢的设想。

       他立刻安排民警调取了位于村口的监控录像。

         刑警大队林副大队长从3月12日晚5点半开始逐人排查。

       在排查到18时25分时,他发现一个体型与刘老汉相似的瘦高个男子从村里走向牟黄路,并沿路向西走往,18时38分,该男子沿牟黄路由西向东再次泛起在镜头中,38分36秒,就在两辆相向而行的大货车会车的一瞬间,男子身后泛起一辆农用三轮车,但在农用三轮车超过男子后,镜头中却望不到该男子的身影,瘦高个男子到哪里往了?  直到19时10分,男子的身影再次归到镜头中,缓慢地从牟黄路向大迟家村的方向走往。

       刘老汉的儿女们一致认定,这个瘦高个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!  在牟黄路,民警们发现在路崖石上边有滴落血迹,擦蹭血痕,以及一小摊混有沙粒,煤渣的血迹,在路南侧的地沟内还发现一顶男式牛仔帽。

       经由DNA 检修,与刘老汉DNA一致。

       刘老汉头部的伤是开放性的­脑损伤,完全有可能在受伤后自己走归家中。

       民警断定,这宗离奇的“凶杀”案,竟然是一起交通肇事案。

         查询近万份资料,终于抓到撞人司机  专案组将重点放在了村口的监控上,录像中仅仅能望出三轮车的大致轮廓,民警又调取了两公里外的于庄卡口的监控,终于锁定了一辆牌号为“鲁FL80**”的农用三轮车。

         通过信息平台查询车主信息得知,这辆车已经报废。

       于是,民警又前去龙口市公安局车管所,查询近一万份原始资料,终于将车主迟某搜了出来。

       迟某说,早在四五年前,就将车卖给一个名鸣“姚某某”的男子,详细哪个村,电话都不知道。

       民警查询发现,烟台只有一个名鸣“姚某某”的人,而且家就是小门家大迟家村的!  3月18日一早,民警们赶到大迟家村姚某某家。

       面对民警们的泛起,姚某某好像早有思惟预备,喃喃地说:“我承认,人是我撞的……”  姚某某交代,案发当天,他开着农用三轮车沿着牟黄路走到近村口的位置,对面的车灯光刺得他睁不开眼,他顺势将方向盘向右一打,瞬间感觉似乎撞到了什么,但他没有泊车,就径直归家了。

       第二天,他听说本村的刘老汉死了。

         经比对,姚某某停在院子里的三轮车右侧的凹陷痕迹,与刘老汉衣服痕迹完全吻合。

       

    澳门金沙线上网址_沈阳交通事故律师田华